澳洲注册移民律师号:0214079|鄂公境准字[2013]004号|邮箱:info@victopimmi.com|咨询电话:(中国)86-27-85551268 (海外)0061-3-99980884

新闻资讯

【资讯】澳洲移民签证最新政策

发布日期:2018年03月04日 点击次数:514

最新消息

2018年2月12日星期一,移民部会见了澳洲移民协会(MIA)的会长Kevin Lane和MIA专业支持团队,讨论並進一步澄清有关引入TSS签证的问题和規定。简单来说,新的TSS签证的一些条款和特点取决于议会目前仍在讨论中的立法結果,例如澳大利职业培训基金法,因此相关規定目前尚未完全敲定。在此,我们就最新的一些进展做一个简单的梳理。

TSS签证引进日期

关于TSS签证的正式实施的时间目前還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但該部門通知MIA它將在3月上旬。現阶段不會是3月1日。

专家律师解读:延缓了新政的出台,宽限了旧政策下递交457的期限。MIA跟移民部的讨论并没有提及186雇主担保永居在三月份的修改法案,也没有提及短期职业清单上和不足三年工作经验的186申请人是否能在3月1日之后直至新政出台之前,继续递交一步到位的雇主担保永居(ENS Direct Entry)的申请。因此186雇主担保永居的变动尚不明确。


申请具备真实临时入境需求

如果申請人在過去4到5年內没有持有多項短期簽證,GTE要求將被視為符合要求。目前还不能确定的是:TSS签证是否只仅仅是一个短期的工作簽證,还是他依然包括其他签证的子类别。

专家律师解读:目前看来,TSS政策下新增的“无移民倾向GTE”要求跟学生签证的GTE要求有所不同: 在TSS申请的时候,申请人不需要证明自己的主观意愿倾向,但需要在过去的5年内,没有持续持有多个短期签证在澳洲。

这里的GTE要求或许翻译成为“无移民倾向要求”并不是非常恰当,而应按照其字面翻译为“真实的临时签证需求”。

简要来说,新的GTE要求将使得公司担保新的海外申请人进入澳大利亚工作比担保已在澳大利亚工作的申请人要更有利。

申请人是否具备境内续签资格

457簽證持有人從现有的457簽證過渡到TSS簽證之后,仍然有資格在澳大利亚境内申請第二個TSS簽證。

专家律师解读,从457转到TSS签证上的申请人,在第一个TSS签证到期后仍然可以在境内续签一个TSS签证 – 即457签证期满之后只要符合TSS批签条件,申请人仍然可以在澳洲持续工作至少四年。

我们认为,这只是移民部给MIA机构释放的烟雾弹,可以续签下一个TSS签证的同时,需要符合上面说到的“GTE”要求。因此结合前一条的标准来看,几乎可以这么理解,只要曾持有457在过去4-5年在澳大利亚工作将不能续签第二个TSS签证,由于不能符合GTE要求。

担保雇主为本地人提供公平的雇佣机会

这里移民部用的是“非歧视性劳动力测试”,雖然目前還沒有關於此測試的詳細信息,但移民部部門已確認将它作为一种“例外”測試,而并非适用于所有的TSS申请。移民部期望能找到一些某个组织的劳动力构成与通常意义上的行业标准不相符的案例。

举个例子,在某个雇主单位中,担保雇员的数量遠超過澳大利亞的雇员,同时与这个行业对于雇员的预算不符。移民部认为,如果有充分的理由,這種偏差是可以接受的,但这类案件每年的过审量很有限。

专家律师解读:对于雇佣少数澳大利亚本地员工而大量提名海外人士进入澳洲的担保公司的申请,移民部审核将更加严格。


劳动力市场测试

劳动力测试的要求变得更加清晰,比如规定了职位招聘广告发布的时长、职位招聘的发布形式以及和豁免情形。有關这个测试的細節問題仍在議會中進行辯論,尚未最終確定。


专家律师解读:根据国家自由贸易协议,LMT向来对于中国护照申请人不适用。但有意思的是,不进行LMT操作将引起签证官对于职位真实性的疑虑。

澳大利亚人职业培训基金

有關议案仍在議會辯論。即使这个澳大利亚职业培训基金法不能在3月内完成,移民部也并不打算因此推迟施行TSS簽證。在生效之前,现有的雇主培训标准将持续有效。

移民部并不会要求雇主担保人同时履行职业培训基金法和雇主培训标准规定的义务,在新老标准交替的过渡期内,移民部将采取较为灵活的判定方式。

如果被担保的員工在簽證有效期結束前离开担保雇主,那么他的下一个担保雇主也将需要按规定征收职业培训基金。只有在担保雇主的提名申请被拒的时候,职业培训基金的款项才会被返还。职业培训基金将由澳大利亚教育和培訓部收集和管控。

其他要点

健康標準: 

對於TSS簽證,PIC 4007A將取代457的PIC 4006A。

認可的担保雇主 - 移民部正在扩大担保雇主的范围,並將審查該選項的設置。

簡化申請流程 : 

TSS签证的申请表将会和457签证的申请表截然不同,同时,被判定为“低风险”的申请将会被优先考虑。

但是本次會議并沒有提供所谓“低風險”申請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