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注册移民律师号:0214079|鄂公境准字[2013]004号|邮箱:info@victopimmi.com|咨询电话:(中国)86-27-85551268 (海外)0061-3-99980884

海外置业

新州维州人口大量流失,这个州却成了“香饽饽”, 购房者涌入布市,买房竟然首选拍卖房!

发布日期:2021年05月08日 点击次数:180

在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的寻常的拍卖市场上,房主克里斯·奥格登(Chris Ogden)和梅丽莎·奥格登(Melissa Ogden)是众多选择拍卖房屋的卖家之一。


"买家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房价也在迅速上涨,在这样的竞价环境下,卖方可能会选择拍卖来确保他们的房子获得更好的价格。” 

这两位35岁的布里斯班居民之前已经在拍卖会上卖过房子了,他们计划搬到距离城市东部的家更近的地方。


最近几周,布里斯班和阿德莱德的清盘率一直在创纪录的高位徘徊。


自1月下旬CoreLogic重新开始报告2021年拍卖结果以来,阿德莱德的清盘率一直保持在80%左右,几乎是长期平均水平的两倍。


Ray White的南澳首席执行官马修·林德布洛姆(Matthew Lindblom)表示,阿德莱德的清仓率创下历史新高,证明了市场上的信心水平很高。


墨尔本和悉尼等地有很多买家有兴趣购买阿德莱德和南澳其他地区的房产。


过去3个月,澳大利亚部分地区的房价涨幅超过15%。CoreLogic周日发布的数据显示,阿德莱德101场拍卖的初步清盘率为87.9%,布里斯班110场拍卖的清盘率为65.2%。


周末,所有首府城市的初步清盘率为83.2%,与前一周相比略有下降。


未来四年,超过8.6万名澳大利亚人将离开南部各州,前往阳光灿烂、生活方式轻松、“经济强劲”的昆州。



跨州移民已成为疫情期间人口和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而相比其他地区,昆州是最大的受益者。


联邦政府预计,在未来四年到2023-2024年,昆州将从其他州吸收8.6万名居民,相当于Bundaberg的人口规模。


相比之下,新州则预计会减少6.5万人,而维州仅增加4300人。


在2020年的前9个月里,尽管受大流行封锁影响,仍有2万多名澳大利亚人从其他州搬到了昆州。


在9月当季,昆州新增居民7237人,几乎与新州和维州净损失人口的总和相当。财政和投资部门负责人Cameron Dick表示,尽管COVID-19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影响,但州际移民使得该州“在走出困境的道路上获得领先优势”。


“随着国际边境的关闭,州际移民已成为澳大利亚人口和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力,”他说。“这意味着将带来更多的零售额、经济活动和建筑项目,当然还有更多的就业机会。” 


“人们自愿选择成为昆州人,他们喜欢我们这里,这并不奇怪。” “他们知道,自己迁往的这个州拥有很好的生活方式和气候,且经济强劲。” 


 

为了寻找新的机会,设计工程师Juan Luengas和他年轻的家人于11月从珀斯搬到了Taringa。


现年38岁的Luengas在Redbank的Rheinmetall公司工作。“由于新冠肺炎,我的公司开始减薪,我是家里唯一的收入来源,”他说,“我们想寻找另一个机会,而Rheinmetall公司的这个机会出现了。”


“住在布里斯班的朋友给了我们很好的意见,我们真的很喜欢这个城市,这里非常适合家庭居住。” 


1月份的劳动力数据显示,昆州是目前唯一一个工作岗位比疫情前更多的州。Dick表示,与疫情爆发前相比,昆州新增了2.97万个工作岗位。


利率正处于创纪录的低位,购房者可以贷到更多的钱,不过普通的工薪阶层在拍卖房子时平均要比一年前多花了4.1万澳元。

 

澳储行大幅削减利率,以提振受到严重冲击的经济。本周,澳储行强调,即使房价飙升,它也将在未来三年保持低利率不变。


比较网站Canstar的研究发现,平均收入为89,000澳元、存款比例为20%的借款人,其预算可达806,250澳元。一年前,同样的买家贷款的钱更少,只有76.5万澳元。


由于大批潜在买家都带着更多的现金出现在拍卖会上,房价也跟着水涨船高。


Canstar集团金融服务主管Steve Mickenbecker:“房子可能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可能是同一栋房子,他们现在付了更多的钱。这显然会推高房价。毫无疑问,人们带着更多的钱去参加拍卖,这就意味着需求更多,房价不可避免地会上涨。” 


低利率也可能吸引一些购房者,如果抵押贷款成本更高的话,他们可能买不起房子,买方市场的竞争更大了。


根据Domain的数据,仅在去年12月当季,悉尼的房价中值就跳涨了约55400澳元。


AMP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谢恩•奥利弗博士警告说,虽然住房的可承受性很差,但澳储行在制定利率时必须关注更广泛的经济状况。


他说:“他们关注的范围远不止房地产市场,当他们考虑房地产时,他们会考虑贷款标准。澳储行的主要焦点是经济,特别是通货膨胀和就业。” 


BresicWhitney销售主管托马斯•麦克格林(Thomas McGlynn)表示,未来数年低利率的前景刺激了强劲的买家需求,让悉尼人比以前消费得更多。


由于银行提供有竞争力的利率,并放松了一些在皇家金融服务委员会(financial services royal commission)成立后出现的严格审查措施,一些自去年以来寻求购房的购房者的借贷能力提高了10%至20%。


由于某些近郊地区的房价今年已飙升10%至20%,那些无法增加预算的人不得不在购买地点或买的房子上做出妥协。


Lower north shore的购房者梅勒妮·杜卡(Melanie Duca)在寻找了六个多月后,终于在今年早些时候买到了房子。


她说:“我必须不断扩大范围,因为竞争太激烈了,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她花了四个月的时间在Lower north shore和东郊寻找房子——她看到房子在几天内就被抢购一空,或者售价远高于挂牌价——她得到了Rose and Jones的买家经纪人劳伦·古迪(Lauren Goudy)的帮助,在今年1月买下了一套需要装修的四居室房屋。越来越多的买家妥协了。


古迪认为,自去年11月以来,悉尼东郊、lower north shore和北部海滩等高端市场的房价已上涨了约20%。


如果买家希望购买一套与去年年底他们负担不起的同等或更高质量的房产,他们的预算将需要大幅提高。

 

新州Ray White首席拍卖师Alex Pattaro表示,每周可能会有一个买家说,我得给银行打电话希望他们在拍卖后再给我5万。